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韶关旅游 > 韶关旅游攻略 > 最幸福的旅行是和最爱的人去旅行

最幸福的旅行是和最爱的人去旅行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2-10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848
缘份,不用太多的决心,这个纷杂的五一假期,本打算好好的躲在家中静养几天。偶然的机缘,竟然又站在了南华寺佛祖的面前,在快要十一年后的初夏。

几乎已经淡忘了在花腔韶华时曾许下的愿,那不曾实现的理想,那磨灭了很远的梦。我点上喷香,双手合十,“感谢感动佛祖赐给我这一份激情,我却没有好好爱护保重。愿佛祖保佑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幸福安然。”深深一拜。檀喷香的烟雾袅袅中,放下多年的心结,坦然了。

丹霞山上,看到了良多盛开的百合在风中摇曳,纯白色的,在峭壁边,遥遥相望而不成及。火百合已经很少见,只能在我的记忆里可以搜寻获得。游人如鲫,不乏甜美的小情侣,我看到历史在一幕幕的上演。没有了郁闷的神色,曾经拥有就已经很夸姣,在记忆中就是永恒了。

今晚回来后掀开柜子里珍藏的相册,笑的很欢快的那些日子无法不让人回味。多年没有联系,不知道他此刻过的好欠好,我真心的但愿他依然有着阳光般的笑脸,每日过得开欢快心。有一年春节前,我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我即将去见我的未来公婆,他在那一边笑的很爽朗,“我都说啦,你必定会找到适合你的人的。”我微笑着心甘情愿的过了数年的小女人生涯生计后,从头又孑然一身。

生命就象一个轮回,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我不会去干扰所爱的人的糊口,因为我已经知道,爱一小我是但愿对方过得幸福欢愉,不是吗

----重回故地有感 ,2002年5月5日于深圳

附旧作:

旅游,陪同我的人生之旅》

第二篇

最幸福的旅行是和最爱的人去旅行

终于有一天削尖了脑壳进入了旅游业,年数很轻,资格却越来越老。在免费旅游的同时,价钱就是替公司的放置不周做替罪羊,还要因为我的那一点善良不忍劝团友买几倍价钱的特产而蒙受司机的白眼。难忘的旅程当然有良多,磨炼了临危不惊的处事能力,和机关枪一样的谈锋。最年夜的收成应该是我第一次出省的长线团,熟悉了我生射中第一个最主要的一小我,我的初恋。

他只年夜我一岁多,仍是学生。高挑的身段,阳光般的笑脸。我每次从外埠回来,不管多晚,他都不变的骑着那架红色的变速自行车到车站来接我。我坐在后座抱着他的腰,感受自己是最幸福的一个小女人。我给他讲我的见闻和欢愉,我的委屈和打动。而他,老是说一些笑话逗我欢快,我一路欢笑,健忘了旅途的辛勤。我多但愿有一次纯粹的旅游,不为工作,只为了和爱的人在一路,去哪里都愿意。

总算等到一次机缘了,一个国庆节假期,我竟然可以不出团,不记得是我的上司因为我太累了开恩让我歇息,仍是因为那会还没拿到正式的国家导游证,总之我自由了。我软磨硬泡的让他必然要和我一路去粤北飘流,别回什么家乡去拜祖先。他当然不忍拒绝我的,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逃失踪了广东家庭十分正视的家族勾当,从此也让我这未来媳妇的分数在他家人面前年夜打折扣。我那时真的很率性的,对他的溺爱视为理所当然,对他简直有点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也就导致了有一天他要分开的时辰,我根柢没有能力去抓住他。

南方的国庆节假期,天色还十分的热。我们一行四人,和我的一位老友还有她的男伴侣。依然坐着硬座火车,车厢里最破的喇叭放出的广播员的声音都是那么的悦耳,常日要看到出团单是火车团而不是双飞团,神色马上都要降低起来的。

列车行至快要湖南韶关市,我们的第一站。那时漂流刚刚风行起来,一个小小的山城挤满各地的跟时髦的旅游者,满年夜街背着背囊的散客。我们事先没有预备,到了这里才发现漂流的船票十分严重。我这个专业的导游却是袖手傍不美观,一点不焦心,看着他们忙前忙后,我就东游西逛看新奇。原本就是来凑热闹的,对于我来说只要在他身边,就怎么都欢快。他其实就是在韶关这一带长年夜的,和我一样中学时才随家人迁到深圳去支援特区培植。他拉着我的手,给我讲他小时辰的各类趣事,我夸张的哈哈年夜笑,其实我小时辰的要比他狡诈多了。十分困难搞到票了,记起那旅游线路是“九泷十八滩”,我们需先作歇息作筹备,才有能去山涧里持续漂六小时。于是抉择小住下来,先去游游金鸡岭丹霞山和南华寺。

我们住宿在山下的一家客店,我们四小我,两男两女,住宿挂号是十分合情合理的,之后到底该怎么住?一时没了主意。那时我们都很年青,而且都在家教很严的情形中长年夜。此刻回忆起来,初恋时代我们都很纯挚,不象此刻十几岁的新一代,早已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敢爱也敢做了。之后的功效是另一对抉摘要住在一路,我们这边若是说“不”就显得十分好笑了。我们默默的清算行装,第一次这样的共处一室,空气中满盈着一种很尴尬的空气。那时我们已经相处了一年多,第一次拉手时的心跳如兔,初吻时严重得差点失踪湖里去了,这些记忆一向都珍藏心中。他觉察到我的严重,就笑说早点睡吧,明天一早我们去金鸡岭看日出,我就傻傻的和衣倒下睡了。一合上眼,旅途的倦怠袭来,我很快就睡得很死。一向到天亮了听到鸟鸣才睁开眼,他早已收拾整洁,似乎没怎么睡过,不知是否一晚都在看我睡觉的样子。

金鸡岭的风光很怪异,一座貌似母鸡一样的山头坐落于湖南和广东的交壤处,鸡头在湖南,屁股朝广东,于是有“吃湖南的,蛋生在广东”一说,湖广两地的农人就有因贫富悬殊而武斗的历史。我们这样的一对小情人,穿戴统一牌子的T恤满山转悠。我笑言他真幸福,有一个专业导游在带他这一小我的团,他一如既往的笑着看我。一向以来在他赏识的目光中,成立着我的乐不美观性格和自抉择信念。他老是很惊奇于他的发现“原本你还会织毛衣呀!”“你真是个裁女呀!!”听起来仍是很悦耳的。那时我俄然喜欢上了日本的文化裁剪,就跑去上课,回家做了林林总总的衣服,还蛮像样的。常平常我不出团时,就穿戴自己做的花裙子服装得花枝招展的去上班,随身手袋和炎天的凉帽也飘着同样花色的配饰,洋洋写意的跟同事们炫耀,也博得了他给我的“裁女”称号。他总挂在口上,年夜年夜的知足了我的虚荣心。我的标致妹妹老是不解的神气,我知道她想说的是姐姐仿佛也长得不怎么样呀?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一个男伴侣宠着。而我总会在姐姐和妹妹恋慕的目光中,兴致勃勃的出门去见我的白马王子。怙恃对我是十分信赖的,我过早的走进社会,选择的职业抉择我经常外出,他们没有限制我的结交自由,只是过了十二点他们必然会在客厅的沙发等我回来。

我们在山顶野花丛中背靠背的坐着,身边良多盛开的火百合,我最爱的金黄色的那种,生命力尤其顽强,在山崖缝里,在溪边,老是强硬的佼佼不群。我们畅谈往后想做什么,他说他最想就是赚良多的钱,买一辆喜欢的车,有一间年夜屋,可以把我娶回家作太太。我看着那在山风中摇曵的野百合,说我想莳花,满院子的百合花,我在家里专心的画画,或者做我热爱的设计工作。我从小就爱在书本上乱涂乱画,有一天看了俞致贞的工笔画之后,我就只爱工笔花卉了,着魔似的持续近十小时在案前毫不厌倦的在花瓣上一遍遍的衬着。 家人感受我不成思议,因为三姐妹傍边我是最好动的一个,从小和男孩子一路爬树摸鱼长年夜的。而我的率性又抛却了升重点高中的机缘,尽管那时我竟考了全校第一名,给做教师的怙恃挣足了体面。当我抉择了进中专的时辰,所有教员和同窗惊得呆头呆脑。他静静的听着我一个个的胡想,轻轻的说:“Lily,你想做的事,你总能做到的,我一点也不思疑这一点。”

在南华寺的佛面前,我真心虔敬的点喷香,感谢感动上天对我的厚爱。我为我们的理想许愿,有一天我将会成为他的“李太太”。那年我十八岁,他刚满二十。我们却坚定的相信我们会是百分之一的初恋成功率里那独一的一对。

漂流的那天艳阳高照,连云都看不到,必建都得中暑了。一只橡皮艇上有六七小我,在风光秀美的山涧中时而飘零,时而俯冲,一路的笑声和尖叫。我是叫得最高声的那一个,让这山山水水也来分享我的幸福和欢愉。尽管他一路都死力护着我,冰凉的涧水一样迎面扑来,我们都忙不迭的拼命往外舀水,省得我们的救命划子沉下去。呼呼的山风夹着烈日包抄着我们,全身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一路下来,远不止六个小时,我们都晒得跟黑炭差不多了,而且都已精疲力竭,只想回家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个年夜觉。

当日黄昏,我们挤上了京广线的火车南下广州,从乐昌阿谁小站。车上是当然不会有座位的,我们在车厢间的交接处铺上报纸,靠着行囊,我幸福的枕在他的手臂上,全身累得散了架一样。侧头看着窗外的夕照如血,火车与铁轨的撞击声前所未有的高声,我就像在黑甜乡中一样,不知身在何处。火车就这样开下去吧,永远不要让我醒来。

回家后的功效是巨匠都病了一场,然后继续着车轮一般的工作。他依然的在我上班的路上等我,带着阳光般的笑脸。我们依然一唱一和,从不打骂。独一一次生他的气,也在他写满了整张贺卡的九十九个“I am sorry”和举开花哭丧着脸的自画像面前融化失踪了。我们肆意的挥霍着这样的欢愉年光,也许只是我而已,因为我是如斯粗心的一个女人,会傻到认为他只有欢愉没有懊恼,直到有一天电话里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哭声。他说他不想这样下去了。这时我竟然连拉住他的实力都没有。那天是7月19日,是我数年后见到城市刺痛的数字。我无法相信他说的是真话,但直觉告诉我他从来没这么严厉过。就在我们体味两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就这么毫无启事的分手了。

我们没有再碰头,即使是在统一城市里,我们也没有再在路上偶然碰着过。我总有幻觉,他会在死后叫住我,轻轻的环抱着我,或者会俄然会有一辆自行车在我面前停住,夕照下的他笑脸依旧。我抱着我们在旅途中的合照发呆,看着照片的那对穿戴情侣装的如斯甜美的小情人,不能接管他已不再是我最亲密的人的事实。也许矛盾从那时起已起头逐步的埋下,而我却没有觉察到他在乐不美观的概况下面一样有良多成长的懊恼,那时我们都太年青了,我们甚至还不懂得若何去措置危机。他说,一个汉子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应该只让对方看到自己优异的一面的,可是他累了,只想轻装上阵。他也说过,我想做的工作,必然会做到的,我只想他回来,他会回来吗?

分隔后的年月我不竭的反省自己,坚定的等了他良多年。在每一个熟悉的纪念日和他的生日时不变的给了打一个电话,我们不提以前,只陈述请示一下现状,客套的说不跨越三分钟的电话,然后挂线。理想和现实之间有着这么年夜的鸿沟,我们都没有能力跨越。我经常忆起那次最幸福的漂流,我们在风中的誓言,我们的纯挚年月。

(2001年7月12日写于北京

相关旅游攻略

韶关游

韶关游两天半 第 1 天 下午4:30的火车从广州到韶关(两个半小时),在火车站附近找落脚处,条件中等的约30元/人,晚上坐韶关公车逛韶关 第2天早上在火车站坐车到南华寺。上车时司机说到南华寺(30分钟),岂料半路把我们放下车,要在路口再转车到南华寺。中午回火车站过程相反。车费来回也才几块钱。下午在火车站直接坐车去丹霞山(40分钟),车费较贵,好像是30元/人。到达丹霞山爬阴元山,阴元山景点较多
      阅读全文»

突兀而欢快的翁源之行

今天刚从韶关翁源回来。没意思却很有味道的一次旅行。 回来路上是我们一行人青春的流动,我们年龄的萧洒。我们的轻快和欢乐吸引了一路的目光,一群异样的青年成了这个安静小城的新鲜风景。 很匆忙苍促地行程,一路上也没有别样的风景和风俗人情。也许太急着赶路了,又没向导,所以错过了这里的山青水秀和风土俗情。特产也没注意到,只在等车的一个小时内逛了一下这个县城的黄金地段。 买东西是件有趣的事情。沟通是个奇妙的语言
      阅读全文»

“南天一人”——侯安都

“南天一人”——侯安都  2014年12月26日 侯亚群整理    侯安都(520—563.7.6),字成师,始兴曲江(今广东省韶关市乳源县桂头镇秃头岭下坎村)人,南北朝时期陈朝名将、开国元勋。    侯安都父亲侯文捍年轻时便在州郡为官,以忠诚、谨慎而知名。侯安都在家排行第三,又名侯三公,他自幼攻读诗书,善隶书、能鼓琴、善骑射、会书传、五言诗写得颇有名气,被誉称“邑里雄豪”,后被梁始兴内史萧子范
      阅读全文»